top
确定
确定 取消
400-666-888
帅府直通车
远近高低各不同 ——浅谈两岸三地钱币拍卖业

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大中华地区的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等三个经济体相继腾飞,国民收入水平迅速提高,伴之而来的是收藏热席卷两岸三地。当民间收藏活动方兴未艾之际,以公开、公正、公平为原则,以诚实、信用为核心的拍卖活动开始走入大众的视野。由于拍卖是通过一个卖方(拍卖机构)与多个买方(竞买人)进行现场交易,使不同的买方围绕同一标的物竞相出价,从而在竞价过程中达到卖方满意的价格并体现出标的物的珍稀程度。因此,一经出现就受到了收藏界的广泛欢迎。

随着我馆对外交往的日趋扩大、征集渠道的不断拓宽,与两岸三地知名钱币拍卖机构的交往也愈来愈紧密,除春秋两大拍卖季外,还不定期地参加一些有拍卖标的物符合我馆征集目标的拍卖会。因此,对于目前比较活跃的钱币拍卖机构,也就有了一个大致的比较与分析。

一、论规模、比人气,大陆地区稳坐头把交椅

改革开放创造出的强劲经济增长,悠久历史蕴含着的丰富文物资源,人口众多打造成的庞大收藏群体,诸多有利因素使得当今大陆地区的钱币拍卖业,无论是业内机构的规模抑或参拍买家的人气,都是港台地区难以望其项背的。目前,大陆地区开展钱币专场拍卖的企业有北京的嘉德、诚轩、歌德和上海的泓盛拍卖公司等,而拍品中包括钱币类的拍卖公司则已达到两位数,如果当前钱币拍卖的火爆势头不减,这一数字应该会被不断改写。

以大陆地区最早的文物拍卖试点企业——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为例,作为目前内地拍卖业的航母级企业,自1993年创建以来,见证了大陆地区钱币文物拍卖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整个发展历程。1997年开始邮品、钱币合并拍卖,2002年钱币类拍品独立出来自成专场,2003年马定祥钱币收藏专场一经推出就掀起了新世纪钱币拍卖的高潮。时至今日,钱币拍卖已经越来越细化,如古代钱币、金银锭、纸币等都设立了专场,但以名家收藏为号召的钱币专场拍卖仍是业内竞相推出的热门产品。

每逢嘉德钱币的春秋大拍,场面只能用“火爆”二字来形容,尚未开拍场内就已座无虚席,一、二百个位子仍不能满足源源涌入的参拍者,这与港台地区参拍人数由十几人到几十人的“阵容”相比,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嘉德推出的钱币专场拍卖,成交额一直是突飞猛进,2004年全年成交额接近两千万元,2007年已一跃至八千万元左右,虽然经历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但2009年又再次创下七千三百多万元的骄人成绩,反观港台地区,成交额折合成人民币则通常保持在几百万元左右;嘉德每次大拍的图录通常有厚厚的三、四册,推出的拍品数量一般在四千件左右,拍卖时间则长达三、四天,而港台地区的拍卖图录大多为薄薄的一册,拍品由几百件到一千多件,拍卖时间为一天,而实际上通常多半天就会结束,很难出现嘉德拍卖由早晨鏖战到深夜的激烈场面。

上述的各项指标其实都是表象性的比较,就其内在原因来看,似乎可以用嘉德十五周年庆典上一位嘉宾的话来指出根源所在,“规范的管理创造出辉煌的业绩”。嘉德公司是大陆地区最早按照现代企业制度组建的文物拍卖机构之一,经过多年的摸索与实践,其拍卖的各个环节无一不体现出正规性、科学性和有序性,如拍卖师持证上岗、委托席同步竞拍、参拍者现场签单等制度,都有效地保证了参加拍卖活动各方的自身利益。而在这些方面,港台地区的拍卖机构还存在进一步改善的空间。

二、多渠道、低成本,香港、台湾亦有制胜高招

港台地区的钱币拍卖业起步早于大陆地区,而台湾的钱币拍卖又大部分选择在香港举行,这就使得素有“东方之珠”美誉的香港,以其独特的经济地理环境、开放的对外交往氛围、宽松的文物出入境管理制度等优势,继全球第三大文物交易地、亚洲最大中国古玩集散地后,成为了与中国大陆、日本、新加坡齐名的亚洲钱币拍卖胜地。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港台地区的钱币拍卖业较之大陆,同样具有其独特的自身优势。

首先是因历史际遇而形成的丰厚藏品资源。从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40年代末,中华大地一直处于动荡不止、战乱频仍的状态,珍贵文物每每因外人劫掠而流失海外,或因政权更迭而携走他乡,港台两地往往成了这些国家宝藏的归宿地或回流地;另一方面,中国近现代货币发行和制造的历史演进,往往与西方国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英国伯明翰喜敦造币厂、德国舒勒机器制造厂、曾任北洋天津造币总厂首席雕刻师的意大利人鲁奇•乔治、曾在华服务于金融界数十年的中国近代钱币研究和收藏大家耿爱德等,都在海外留下了大量极为珍贵的中国货币史资料和实物,而这些遗存的所有者们,由于政治、法律等因素的影响,若要出货变现,首选之地往往便是港台地区。如由台湾人创办的冠军拍卖机构,其经营特色之一就是利用欧美等地的人脉关系,将海外钱币藏家的遗珍在香港作为拍品推出。

其次是在外来影响下形成的灵活多样的经营方式。国际著名的拍卖机构苏富比(又译作“索斯比”)和佳士得(又译作“克里斯蒂”)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相继开始拓展亚洲业务,香港则不约而同地成为了首选之地,之后不久,两家公司的台北办事处也相继开张。每年两家拍卖机构都定期地在香港举办文物拍卖活动,来自世界各地的文博机构和古董商因而齐聚一堂,这种得天独厚的学习与交流条件,无疑对港台两地钱币拍卖业的发展起到了强大的推动作用。如长期在港经营的香港泰星拍卖,不仅善于师法国际拍卖业巨擘,而且还与创办于19世纪的英国老牌拍卖机构A•H•BALDWIN&SONS有限公司进行战略合作,既扩大了自身的知名度,也极大地丰富了拍品的来源。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港台钱币拍卖机构的经营方式往往灵活多样,不拘一格。例如,泰星拍卖机构在拍卖日之后还会推出由其主办的“香港国际钱币展销会暨古董表交易会”,而且能够坚持近三十年,每次都会吸引来自几十个国家的数百位参展商及数以千计的买家和钱币爱好者;冠军拍卖机构则与世界著名的第三方纸钞评级鉴定公司PMG、硬币评级鉴定公司NGC和PCGS等保持密切合作,或成为其授权的代理机构或邀请有关专家召开研讨会,服务于广大买家和爱好者,而最终的目的则是提高自身的影响,聚集拍卖的人气。

第三是两大利好打造出拍卖各方的多赢局面。一个利好是指法律制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规定,香港地区文物的买卖是公开的、合法的,而且香港海关对文物的出入境管理也极为宽松。这一点对于境外拍卖机构、海外藏家和买家的吸引力尤其强烈。大陆地区的钱币拍卖业机构众多、人气旺盛,但同时国家文物行政管理部门依据《文物法》,也对拍卖活动作出了诸多的规定。如翻开各家的拍卖图录,不难发现文字或有差异但意思基本相同的一条,“本图录中及拍卖前宣布增加的带有‘*’标记之拍卖标的禁止出境”。而即使是允许出境的拍卖标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有关规定,在办理出境鉴定手续时,还需按照拍卖标的低估价的1.5%向有关部门缴纳出境鉴定费。另外,如果境外藏家委托大陆地区的拍卖机构出让文物,当该批次的文物未能全部拍出时,还须根据《暂时进境文物复出境管理规定》的要求再次办理出境手续,而指定的文物出境鉴定站仅有北京、上海等八处。另一个利好是税收政策,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税法特点是税制简单、征税面窄,也就是说在香港经营钱币拍卖业是不需缴税的。大陆和台湾地区都对钱币拍卖企业征收税金,台湾的税率还要高于大陆,这也是前面提到的台湾钱币拍卖移师香港的原因之一。

三、勤分析、细比较,文博买家最应因地制宜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两岸三地的钱币拍卖业虽然在标的物的选择上皆以中国文物为主项、在参拍人员方面亦以炎黄子孙为主体,但考察其具体的经营环境、拍品来源和客户类别等方面,还是各具特色、互有短长的。我馆通过几年来坚持不懈的参拍实践,丰富了馆藏、开拓了视野、积累了经验,同时也获得了面对不同类型拍卖机构的心得与体会。

1. 细看图录、多做分析

拍卖机构向登记客户和潜在客户寄送的拍卖图录,通常包含着邀约和推介的双重意义。因此,对图录进行仔细审看和认真分析,就成为文博单位参加拍卖活动的第一个环节,从中既可以了解到本次拍卖的全部标的物,又能够看出拍卖机构的规模结构、征集水平和经营特色。如前所述,大陆地区规模较大的钱币拍卖机构在春秋大拍时推出的图录,通常因拍品众多而印成厚厚的几册,近年来热门的金银锭、纸币等收藏项目往往自成一册,显示出以上机构大气强势的经营风格和令人惊叹的征集能力;港台地区的钱币拍卖图录大都是一次一册,经营者不求全而求精,宁可缺项也要在某些收藏项目上做足功夫、推出精品,如某次香港钱币拍卖,图录中仅有中国古代金银锭类拍品32件,但却能够引起买家足够的兴趣,包括本馆在内的几位参拍者不到半小时就将其“瓜分”殆尽。

当然,无论拍卖图录的厚薄多寡,认真细致地从中选取出符合本馆征集目标的拍品,才是文博单位业务人员必须遵循的“硬道理”。

2. 参加预展、详辨真伪

两岸三地的钱币拍卖机构在正式开拍前都会举行预展,除了规模大小有所差别外,其它形式基本相同。所谓预展,就是将图录中所列之拍品进行实物展示,对于文博单位的参拍者来说,这是一个必须亲身参与的环节。当今文物市场的各类收藏项目都无一例外地受到赝品的困扰,所以一件拍品也许在图录上“看上去很美”,但却可能在“上手”的一刹那让人“大跌眼镜”。另外,所有的拍卖机构均不约而同地为自己定下了免责条款,翻开图录不难看到这样大同小异的字句,“本公司特别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的真伪或品质,对拍卖标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不仅如此,还非常负责地提醒广大参拍者,“竞买人及其代理人有责任自行了解有关拍卖标的的实际状况并对自己竞买某拍卖标的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金融货币类拍品通常体量小而数量多,每次拍卖大都会推出几百到几千件,经过筛选的目标拍品一般也会有十几件到几十件之多,要对这些版别繁多、差异细微的硬币或纸币进行真伪鉴别,耐心和细心绝对是必要的条件。这项细致入微的工作,其目的只有一个:去伪存真,确保馆藏文物的科学性和严肃性。总之,对于文博单位而言,参加文物拍卖活动是不能仅仅依靠“读图”的。

3. 随机应变、善于取舍

一件拍品最终落锤价的高低,除了取决于拍卖机构的定价(起拍价)策略外,更为直接的因素是现场买家之间及现场买家与委托买家之间争夺的激烈程度。如某件拍品起拍价为2,000元,若是应者寥寥,可能不到3,000元即可拿下,但要是群情踊跃的话,几十秒之内突破万元也很平常。因此,认真研究两岸三地钱币拍卖活动参与者的不同身份、背景,并以此为依据因地制宜地选择不同的竞拍策略,就成为文博机构将征集资金进行效益最大化使用的不二法门。

大陆地区钱币拍卖活动的众多参与者,大致包括以下几类买家:占多数的是境内外钱币经销商,其次是文博机构和钱币爱好者,也就是说人员的复杂身份和丰富背景,决定了其目标拍品几乎涵盖整个图录所列,基本上无漏可拣。因此,就要将事先选择与现场调整结合起来,避“敌”锋芒,抓住战机。如我馆通过拍卖征集到的“唐代罗江县四十两庸调银饼”和“唐代怀集县十两庸调银饼”,前者是存世孤品,后者已知的存世量也在三件之内,具有如此重要历史价值和史料价值的拍品,都是在“攻其不备”的情况下以起拍价收入馆藏的;但如果遇到对本单位研究和展示工作有重大意义的拍品,那就需要拿出些“亮剑”的精神,下定决心集中资金,争取一拍到底笑到最后。

港台地区的钱币拍卖参与者人数相对较少,人员的成分也比较简单:绝大多数是境内外钱币商,文博机构的比例很低。因此,在现场竞拍时就可以比较多地向具有文博馆藏特色的拍品和具有地域性(因我馆地处东北,港台拍卖以南方买家为多)的拍品发起进攻。如我馆征集到的“民国时期财政部印刷局钢版雕刻样本册”、“清末民初奉天省造十二两银锭”、“光绪二十四年奉天机器局七钱二分银圆”等拍品,基本都是在对手阻力较小的情况下轻松拍得的。

另外,拍卖场上的取舍之道也是文博买家必须注意的问题。文物征集资金对于每家文博单位来说都是有限的,如果因一时的冲动与人“死磕”,必然造成落锤价远高于拍品的正常市场价位,徒然浪费资金;而在双方或多方的竞价中理智地放弃某件拍品,其实是一种智慧的表现,也是文博买家应该掌握的一门技巧。

两岸三地,同根同源。由于拍卖的关系每年穿梭其间,因而也结识了一批同道中人,他们背景不同、身份各异,说话南腔北调,年龄老幼参差,但大家的共识竟是那样的明显,就是都将小小的钱币视为散落于历史长河中的颗颗珍宝,都希望两岸三地的钱币拍卖业能够成为宣扬中华文化、凝聚民族精神的交流平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more exciting
了解沈阳金融博物馆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