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确定
确定 取消
400-666-888
帅府直通车
遗珍余韵——馆藏文物精品展

走过蜿蜒曲折的回廊,沿着一段楼梯渐行渐低,周围的光线开始变暗,迎面可以看见一扇厚重的铁门。铁门厚近四十厘米,重达二点五吨,每次开关都颇费力气。当铁门徐徐打开后,观众会惊奇地发现,黄金、白银、青铜等金属文物的光泽,穿越了千年的时光仍然熠熠生辉,一场由沈阳金融博物馆精心打造,汇集了古今中外金融货币类文物珍品的饕餮盛宴,在这座曾储藏过无数财富的原边业银行地下金库内华丽登场了。




一、办展历程映射征集轨迹

《遗珍余韵——馆藏文物精品展》的成功推出,是对沈阳金融博物馆自2006年开馆以来,文物征集工作的一次全面回顾和检阅。本次展览推出的一百一十件文物精品中,绝大部分是沈阳金融博物馆四年来新征集的馆藏文物,均为首次与海内外观众见面。那么,如此之多的古今中外货币珍品是如何成为馆藏文物的呢?

沈阳金融博物馆筹建之初,馆藏文物处于空白状态。为了满足开馆需要,经过近一年时间的努力,征集到各类金融货币类文物几千件,2006年12月1日沈阳金融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沈阳金融博物馆始终对文物征集工作十分重视,“创新征集思路、拓宽征集渠道、建立征集网络”成为征集工作的主导思想和行动指南。四年以来,沈阳金融博物馆已与海内外一批信誉好、实力强的文物拍卖机构,金融、货币研究机构,国家、省级钱币学会,以及著名钱币收藏家等建立了稳定的合作交流平台,采取以拍卖为主,辅之以直接收购、鼓励捐赠等多种征集手段,将一批具有较高研究价值、展示价值的文物收入馆藏。

本次展览推出的“黄金时代”、“白银帝国”、“民国风云”、“东北传奇”和“货币钩沉”等陈列内容,就是以沈阳金融博物馆馆藏的中国古代金银锭收藏系列、中外钱币铸造模具收藏系列和东北近代金融发展史收藏系列等珍贵文物组成的,其中唐代庸调银四十两银饼和十两银饼是目前全国唯一的反映唐代租庸调制度的系列文物收藏;南宋双葫芦印八两金铤是南宋黄金货币中孤品;另如明代十两金锭、清康熙年间的铜函砝码、民国十七年张作霖像壹圆银币等都是非常罕见的文物精品。

本次展览的办展历程,就是对沈阳金融博物馆四年来文物征集工作的梳理与总结。从无到有、从有到多、从多到精,观众看到的一件件展品背后,就是一家市级专题类文博单位在文物征集工作中的追求与奉献。

二、观展指南:十大看点逐个瞧

1、张氏父子银币、银章聚首边业银行

本次展览有三件展品十分惹人瞩目,它们分别是“民国十七年(公元1928年)张作霖壹圆纪念银币”、“民国时期张作霖像纪念银章”和“民国二十五年(公元1936年)张学良像纪念银章”。张氏父子同为民国时期著名的政治人物,两人的一生都充满传奇色彩,但父子二人以自身形象铸造的金银币、章较之同一时期的其他“名人”相比,却又都是非常罕见的。沈阳金融博物馆的三件“宝贝”,其征集渠道分别为向海外著名收藏家直接购买、在境外拍卖机构拍得和国内著名收藏家捐赠,征集时间、地点甚至机缘都不同,但是结果却是殊途同归,三件与张氏家族和边业银行有着极深渊源的文物,最终都成为沈阳金融博物馆的馆藏,着实令人倍感欢欣与欣慰。

文物小贴士:

民国十七年(公元1928年)张作霖壹圆纪念银币

该件银币既是极为罕见的民国时期金融货币类文物,也是张作霖作为近现代著名政治人物的历史见证。

张作霖就任北洋政府陆海军大元帅前后,曾发行民国十五年、十六年、十七年共计三个年份四种版别的纪念银币。该枚银币系民国十七年(1928年)由当时的北洋造币总厂试铸,是张作霖生前作为北洋政府末代国家元首应享礼遇而铸造的最后一种纪念银币。当年的六月四日张作霖在皇姑屯事件中被炸身亡,因而该种银币的铸造数量极少,存世者甚为罕见。

民国时期张作霖像纪念银章

该件文物是非常少见的民国时期张作霖像纪念银章。从这枚银章正面的张作霖戎装像分析,其与民国十五年(1926年)、民国十六年(1927年)天津造币厂铸造的三个版别张作霖像壹圆纪念银币上的张氏正面元帅服像完全一致。据此推断,该枚银章的铸造地也应是天津造币厂,而且铸造时间也与银币的铸造时间相近。

张作霖,中国近现代著名政治人物,曾于1927年——1928年任北洋军政府陆海军大元帅,成为事实上的国家最高统治者。

民国二十五年(公元1936年)张学良像纪念银章

1936年6月,张学良在西安城南王曲镇设立了军官训练团,专门培训连级以上军官,并特铸此章作为在结业式上赠送受训军官的纪念之物。西安事变后,军官训练团停办。

张学良,字汉卿,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长子。他的一生颇富传奇色彩,亲历“皇姑屯事件”、“东北易帜”、“九·一八事变”、“西安事变”等著名历史事件,2001年在美国去世。

2、大小两枚唐代庸调银饼“落户”沈城

本次展览推出了目前国内唯一一组反映唐代租庸调制度的白银实物,其中唐代罗江县庸调四十两银饼为存世孤品。说起这两件文物能收入馆藏还确实有点传奇色彩。唐代罗江县庸调四十两银饼是沈阳金融博物馆筹建时期,在国内著名拍卖机构举办的春季拍卖会上一拍举得的,当时就使很多没有把握住时机的买家懊悔不已。无独有偶,开馆之后在同一家拍卖的机构举办的另一场拍卖会上,沈阳金融博物馆又一次一拍举得唐代怀集县庸调十两银饼,该银饼据目前公开资料可知,仅西安何家村遗址出土过一枚,也是极其难得的“宝贝”。两枚唐代庸调银饼,以这种近乎巧合的方式成为沈阳金融博物馆馆藏,也算是一段小小的传奇吧。

文物小贴士:

唐代罗江县庸调四十两银饼

该银饼是目前发现的唯一存世反映唐代租庸调制度的四十两重白银实物。

唐玄宗统治时期,租庸调制度开始遭到破坏,“折纳”之事已十分普遍,编纂于同一时期的《大唐六典》中有“金银宝货绫罗之属,皆折庸调以造”的记载。该件银饼即为罗江县将征收的庸调(注:布帛铜钱等)赋税,“变造”成“轻货”——白银送解国库的历史见证。

罗江县,位于今四川省德阳市东北,作为县名始见于唐代。唐玄宗天宝五年,即公元746年。

唐代怀集县庸调十两银饼

该件文物为目前发现仅存的五枚唐代庸调十两银饼之一,是研究当时金融赋税情况的珍贵历史遗存。

租庸调制度是唐代初期以均田制为基础的赋税制度,其内容大致为:百姓向政府缴纳粟、谷等,称为租;缴纳绢、帛、布、麻等,称为调;服徭役或以绢、布等代役,称为庸。

怀集县位于广东省西北部,毗邻广西。

3、明代金锭闪亮登场

本次展览推出的明代十两金锭,可算是个稀罕物件儿,它最初为海外著名藏家的藏品,后被国内知名钱币收藏家购得,最终被沈阳金融博物馆征集,算是个“海归”吧。明代金锭存世极少,近年来价格飙升,引人注目。国内某著名拍卖机构分别于2008年和2009年推出两枚明代五十两金锭,分别拍出了224万元和280万元人民币的惊人价格。

文物小贴士:

明代十两金锭

明代金锭大致可分为两个类型,即五十两锭和十两锭,均存世甚少,极其罕见。

从目前已知的相关资料看,明代金锭除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北京十三陵之一的定陵,考古发掘出一百零三件外,只有零星出土的记载。据此推断,明代金锭多系皇族巨宦所有,民间极少流通。

该金锭表面的三处钻眼,是古代贵金属货币在检验成色、辨别真伪的过程中留下的痕迹。

4、康熙朝的铜函砝码,设计之巧令人叫绝

本次展览推出的清代康熙十八年(公元1679年)苏州府颁铜函砝码,是沈阳金融博物馆自海外征集的馆藏文物。这套一组七件距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度量衡工具,它的设计可真叫一绝:四四方方的一个铜方块,打开上面的盖儿,里面是码放的整整齐齐的一套重量不一的砝码,而且这外面的盖儿和装砝码的铜函组合起来,居然也是一个砝码,放在一起正好十两。这种巧妙的构思、精湛的手艺、严格的要求,全都是为了一件事——准确地称量商品交易中白银货币的轻重。另外,该套铜函砝码唯一的缺憾是最小的一枚壹钱重砝码早已遗失,如果单纯从文物收藏的角度来说是残件,但是从藏品赏析的方面看,或许这种残缺美恰好突显了岁月的沧桑、人世的多变,反而更易引发观赏者的怀古幽思吧。

文物小贴士:

清代康熙十八年(公元1679年)苏州府颁铜函砝码

该件文物是清代早期政府为应对白银——这种在流通中需要称重的货币,在社会经济生活中使用愈来愈广泛的实际情况,而进行度量衡改革的珍贵历史见证。

该套砝码现存七件,分别为贰钱、叁钱、肆钱、伍钱、贰两、叁两六枚砝码和铜函(注:其自重三两伍钱,与作为铜函盖使用的伍钱砝码合重四两,亦可作为衡器使用),若与早已遗失的壹钱砝码合璧,则恰好重达十两。

5、各个时期的边业银行纸币“回家了”

沈阳金融博物馆的馆址坐落于民国时期边业银行原址之上。因此,边业银行各个时期发行的货币以及其它相关资料,一直是沈阳金融博物馆文物征集工作的重中之重。本次展览推出的三个年份五种版别的边业银行纸币,是沈阳金融博物馆自开馆以来,从境内外分别征集到的,基本反映了从皖系徐树铮建立边业银行的创业阶段,到奉系张氏父子控制下的边业银行成为东北地区重要金融机构的全过程。

文物小贴士:

民国八年(公元1919年)边业银行加字北京、天津、张家口

样票三组

这是边业银行创立初期非常珍贵的纸币样票。

边业银行成立于民国九年(1920年),由皖系军阀段祺瑞的心腹爱将徐树铮一手创办,银行的名称取自“发展边疆实业”之意。边业银行的总行最初设在库伦(今蒙古乌兰巴托),不久迁回北京。

民国八年(1919年),财政部印刷局为边业银行印制了第一批纸币,考虑到银行开发边疆的宗旨,其纸币正面图案皆以沙漠商旅图为中心,而背面则有汉文、英文和蒙古文等三种文字。

民国十四年(公元1925年)边业银行加字奉天样票一组

民国十八年(公元1929年)边业银行加字奉天辅币券一组

民国十三年(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后,获胜一方的奉系军阀张作霖成为了边业银行的新主人。民国十五年(1926年)边业银行总行迁至奉天(今沈阳),后人通常称之为“东北边业银行”。该行发行的纸币由于准备金充足,商民乐用,成功地缓解了因奉票暴跌而引发的东北地区金融困局。

东北边业银行发行的纸币图案以辽沈地区古迹(如沈阳故宫大政殿、清代帝陵角楼等)、民居图和农耕图等为主,而且票面上也只保留了中英两种文字。

6、煤都抚顺第一矿的股票是这样的

本次展览推出的两张清代股票,是沈阳金融博物馆征集自国内知名股票证券类文物收藏家的,但它们对于沈阳的近邻抚顺来说,可能更加觉得弥足珍贵,因为这两张股票是后来享誉世界的抚顺煤矿正式开采的历史见证。二十世纪初叶,当列强已将侵略的足迹踏进满清王朝的发祥地时,清政府才极不情愿地允许自己的百姓开采抚顺煤矿。随着一车车优质煤炭的运出,一座因资源而兴起的都市诞生了。

文物小贴士:

光绪二十七年(公元1901年)抚顺煤矿总公司股票执照

光绪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年奉天抚顺界杨柏堡河西华兴利煤矿

总公司股票

这是两件极其罕见的抚顺煤矿开采初期发行的股票。

光绪二十七年(公元1901年),盛京将军增祺奏准朝廷后,同意奉天商人王承尧、翁寿在抚顺地区进行煤矿开采。王承尧开办的华兴利煤矿总公司位于千金寨(即今抚顺西露天矿矿坑西部、千台山北部一带)、翁寿开办的抚顺煤矿总公司位于老虎台(即今抚顺矿业集团老虎台矿),成为抚顺煤矿正式开采之始。

7、亲眼目睹令马可·波罗惊叹的元代纸币

本次展览推出的一件文物,观众可能觉得它有些模糊有些破旧,但就是它,曾让意大利人马可·波罗大为惊叹,并详细地记述了关于它的一切情况,如制造、分类、流通和兑换等等。它就是我们今天还能够看到的最早的纸币——元代宝钞。这件珍贵的文物,是沈阳金融博物馆在国内知名拍卖机构举办的2008年秋季拍卖会上征集到的,两年后的今天,同类文物的拍卖价格已两、三倍于当时了。

文物小贴士:

元代至元通行宝钞贰贯钞

这件宝钞是七百多年前印制的元代纸币,保存至今极其难得。它是目前除元代中统交钞外,人类能够看到的最早的纸币实物。

元世祖忽必烈至元二十四年(1287年),开始发行至元宝钞,共分十一种面额:伍文、拾文、贰十文、叁十文、伍十文、壹佰文、贰佰文、叁佰文、伍佰文、壹贯和贰贯。至元宝钞每贯折合中统交钞五贯。

8、清代的股票上有美国总统的亲笔签名

本次展览推出的一件清代股票上,可以清楚地看到美利坚合众国第三十一任总统——赫伯特·C·胡佛的亲笔签名,这是怎么回事呢?这件征集自国内知名股票证券类文物收藏家的文物,在一百多年前是由一家在华经营的外资矿业公司发行的,而那时候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就是年轻的赫伯特·C·胡佛。在晚清的动荡岁月中,两者从分到合,又从合到分,为后人留下了一段值得思考的历史。

文物小贴士:

1901年开平矿务有限公司股票

这件文物是中国清代股票中的珍品,位于股票右下角的英文签字,书写人是后来成为美国总统的赫伯特·C·胡佛,使其更具历史价值和传奇色彩。

开平矿务有限公司的前身是清政府创办的开平矿务局,成立于光绪四年(公元1878年),是中国近代最早进行机器采掘的大型煤矿。1900年英国商人利用八国联军侵华的时机,勾结当时的开平矿务局总办张翼,以极低的价格骗购了该企业,更名为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委派在矿务局任技术顾问的美国人胡佛为新公司的总经理。但是胡佛并没有长期在开平矿务有限公司任职,1901年,比利时商人成为开平矿务有限公司的大股东,胡佛便辞去了总经理一职,于次年带着妻子离开了中国。27年后,胡佛当选为美国第31任总统。

9、这块银锭沈阳造

本次展览推出的一件文物也许会令沈阳市民倍感兴趣,因为在中国使用白银货币的漫长岁月中,明确表明是沈阳地区铸造的银锭可是非常少见的。当这件文物出现在某境外拍卖公司的拍卖图录中的时候,它就成为了沈阳金融博物馆参加那次拍卖会的主要目标拍品,经过几轮的竞争,最终如愿将其收入馆藏。目前常见的东北地区银锭,以吉林宽城银锭为最多,偶见营口银锭,奉天(今沈阳)铸造者开馆以来仅见此一枚。

文物小贴士:

清末民初奉天省造十二两银锭

该件文物是东北地区近代金融发展的珍贵实物见证。

该银锭为长方形,模具浇铸,正面凹陷处有冷凝时留下的波纹状皱褶,在其侧面有方形戳记,竖书“奉天省造”四个字。它既不同于

清末民初东北地区比较常见的吉林宽城银锭、辽宁营口炉银等马鞍形银锭,也有别于常见的用银号、银炉等商铺名称戳印于表面的银锭,显示出其不同寻常的铸造背景和使用性质。

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设奉天省,省治奉天府(今沈阳市),直至民国十八年(1929年)东北易帜后改为辽宁省。据此推测,该银锭的铸造时间也应在这一历史时期之内。

10、它们铸造了中国历史上最长寿的货币

本次展览中,观众可以看到三件保存完整、造型别致的汉代铜器,别看它们今天默默地被放置在展台之上,在当时它们可是有着非常重要的工作——铸钱。这三件文物均为沈阳金融博物馆参加境外拍卖征集而来,其研究价值和展示价值均不可低估,代表了汉武帝统治下的大汉王朝高超的冶炼和铸造技术,是当时生产力向前发展的实物证明。

文物小贴士:

汉代五铢铜范(十四枚)

汉代五铢铜范(十二枚)

汉代五铢铜模(十枚)

这三件汉代五铢钱铜制模、范,是研究中国历史上行用时间最长的货币——五铢钱铸造、发行和演变的珍贵历史遗存,其保存完整、包浆自然,留存至今,殊为难得。

汉武帝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下令铸造五铢钱。五铢钱重如其文,轻重适中,整个钱体设计合理,成为其后近二千年方孔圆钱的典范之作。五铢钱的诞生在中国货币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其后七百三十九年间,尽管朝代更迭,战乱频仍,但五铢钱行用如常,直至唐高祖武德四年(公元621年)被“开元通宝”所取代。


more exciting
了解沈阳金融博物馆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