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确定
确定 取消
400-666-888
帅府直通车
海外寻宝 丰富馆藏 ——2010年香港春拍侧记

虎年新春的年味儿还未消散,两个钱币专场拍卖就在香港鸣锣开场了。因此,我们的脚步也再次踏上了这片生机勃勃、五色杂陈的土地。

位于九龙尖沙咀地区的凯悦酒店高高地矗立着,在周围鳞次栉比的楼宇中甚为惹眼,也许是希望公司的业绩在新的一年里可以像这座高耸入云的酒店一样傲视群雄,有着浓厚台湾背景的冠军拍卖把虎年第一拍选在了这里进行。经过几年的摸索,冠军拍卖在拍品征集、会场布置和临场组织方面都取得了一定的进步:即时拍卖演示系统使得拍卖进程与竞价结果一目了然;实时网上拍卖和电话委托拍卖也基本与现场拍卖达到了同步进行。当然,能够吸引越来越多买家前来捧场的主要原因,还在于不断推出的高质量拍品。古代钱币部分总计不到50件拍品,但先秦时期的刀币、布币保持了近年来的升温势头,几乎全部成交,两件汉代铜质钱范则在不多的几个回合较量之后,被我馆收入手中。接下来登场的拍品是我馆此行的重要目标之一,清代康熙十八年(公元1679年)苏州府官方监造并颁发的一组度量衡用具——铜函砝码。该套砝码共计7件,分别为贰钱、叁钱、肆钱、伍钱、贰两、叁两6枚砝码和铜函(注:其与伍钱砝码共同构成封套,总重4两,亦可作为衡器使用),是清代早期朝廷为应对白银——这种流通中需要称重的货币,在社会经济生活中使用愈来愈广泛这一实际情况,而进行度量衡改革的珍贵实物见证,所以该件拍品不可避免地引起了买家之间的较量。由于我馆事先已对铜函砝码的历史性和资料性进行了准确地评估,认为其具有较大的研究和展示价值,因此心理价位预设得当,为最终在多家竞拍的“战场”上取得胜利奠定了良好的基础。需要说明的一点是,该套铜函砝码唯一的缺憾是最小的一枚壹钱重砝码早已遗失,如果单纯从文物收藏的角度来说是残件,但是从藏品赏析的方面看,或许这种残缺美恰好突显了岁月的沧桑、人世的多变,反而更易引发观赏者的怀古幽思吧。

此时,拍卖会已进入了金银锭和机制币部分。近年来这两个版块已成为钱币收藏的大热门,因此拍卖很快进入了白热化阶段,牌起牌落间“名花”各归其主,而我们则一直紧紧盯着那件越来越近的拍品——民国十八年东三省大写“壹分”铜币。作为沈阳金融博物馆馆舍的原边业银行,张学良自民国十四年(1925年)至二十六年(1937年)一直担任该行的董事长,可谓与我馆渊源甚深。而张学良主政东北期间仅公开发行过一种硬币——民国十八年东三省小写“一分”铜币,我馆早已收藏多枚,但同一时期张氏铸造的民国十八年东三省大写“壹分”铜币(注:分为大字版、小字版)和民国十九年哈尔滨兵舰壹分铜币均为试铸样币性质,铸量极少、存世极罕,我馆一直无缘收藏,实为憾事。此次,在得知某海外知名钱币藏家将一枚珍贵的民国十八年东三省大写“壹分”大字版铜币割爱送拍后,我馆迅速将其列为本次参拍的头号目标拍品,调集资金,力求一举拿下。另一方面,由于香港地处东南沿海地区,因此参拍者除了海外藏家与本港人士外,内地买家则以粤、闽、沪、浙等南方省份为多,客观上为我馆将这件拍品收入囊中创造了有利条件。不出所料,仅仅经过两个回合的较量,这件从一个侧面见证了张学良主政期间力图振兴东北经济的珍贵文物,在海外漂泊了六十多个春秋后,终于回到了故乡的怀抱。

带着前一天完成任务的欣喜之情,我们又踏进了与凯悦酒店相距不远的金域假日酒店,参加紧随冠军拍卖之后的香港泰星钱币专场拍卖。这家公司长期在港经营收藏类钱币的销售与拍卖,人脉广泛、渠道多样,再加上老牌的英国拍卖行A.H.Baldwin&Sons  LTD助阵,无论从拍品数量或是参拍人数,与起步较晚的冠军相比,都要胜过一筹。进场坐定后环顾左右,除入场参拍者明显较多外,还发现内地某知名拍卖公司的老总和某著名钱币藏家家族成员也赫然在座,足见其影响力已不可小觑。拍卖师宣布开始后,按照中外纸币、中国古代钱币、银锭、机制币的顺序依次竞拍,而去年曾为泰星公司赚得大把钞票的勋章、纪念章部分再次被重点推出,合计约有七十余件。但是拍卖场从来都是变幻无常的,去年的无敌买家今年始终没有露面,而其他买家又鲜有唱和者,结果就是以上拍品几乎全部流拍。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两件目标拍品也相继登场,其中的民国三十二年中央造币厂桂林分厂白铜质纪念章由于买家众多,竞价十分激烈,我们在心理价位被突破后果断作出了放弃的决定。所谓有失有得,另一件目标拍品——德国纽伦堡Balmberger造币厂制作的民国时期蒋介石像纪念章钢模,被我馆以低价拍得,算是捡了一个“漏”。其实,制作纪念章与生产流通硬币、纪念币,对于一家造币企业而言其工作流程并无二致,都是先雕模送审,通过后再制作工作模具开始大规模铸造,其间承担各项任务的雕模技师和铸压技工可能均为一套人马,也就是说纪念章与同厂出品的流通硬币、纪念币可谓是一对“孪生兄弟”;另外,考虑到中国近现代机制币工业的发展历程与德国诸多造币厂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件隐身于海外多年、从未公开发行的纪念章钢模,应该是这段历史的一个有力证明吧。

春节假期刚刚结束的东方之珠,很快恢复了一个高度商业化社会的繁忙与喧嚣,满街匆匆而过的身影为了各自的理想在奔走忙碌着,夹杂其间的我们,也有一个理想:尽最大的努力,用有限的资金,将更多流失海外的、与中国经济发展历程息息相关的“宝贝”带回故乡丰富馆藏。对于长期以来大力支持我馆征集工作的领导来说是一种最为直观的成果汇报;对于我们最为重视的广大观众来说,珍贵而精美的文物则是打造更多更好展览的重要物质基础,不负他们对我馆的肯定、回报他们对我馆的关注、延续他们对我馆的期待。

上一篇:火爆的北京春拍 下一篇:没有了
more exciting
了解沈阳金融博物馆更多精彩内容